第1046章 使坏(1/7)

第1046章 使坏

州政府是一个庞大的单位,有知州、通判同领州事,有签判或判官、掌书记或支使、推官,还有录事参军,以及排位稍低一些的司理、司法、司户三参军,职级大抵如同县中主簿、县尉一般,当然实际地位肯定还是要高些的,合称判司簿尉。

这些人就是一州的高级官员,知州、通判发号施令,余者自领一摊,专行曹事。曹事,也就是所谓五曹的事情,即兵、吏、刑、水、工。各有负责人,或者由什么高级官员兼任。下设各级别的低级甚至没品的小官,领导者着一大票合同工的吏员。由下边的这些人在本州之内开展工作,进行着具体的生产建设以及税收活动。

至于本地军队,那是另外的一套体系,有交集,但是并不密切。毕竟武官见到文官,官职自动削一级。不牛逼的武官,得削上两级。

杭州的厢军指挥,过来王言等人面前都上不了桌,下边的曹官都能按着一票军官欺负。当然若是禁军的武官,待遇还是要好一些的,毕竟那是属于正规军,比厢军牛逼多了。就是武官的地位再低,也只是相对来说,不是谁逮谁欺负的……

当然王言等州中高级官员的聚会,自然是没有什么武官,更加的没有其他的中下级官员。最低的,也是钱塘县的主簿、县尉。也就是早上在范仲淹的那些人,再加上钱塘县的班子成员。

除了范仲淹这个知州没兴趣,其他钱塘县内有牌面的官员都到了场,哪怕是钱塘知县,这个实际地位还要高过王言这个都州中通判的官员,也来参加了当晚的聚会活动,为王通判接风洗尘。

至于范仲淹不来,也没人敢有意见,多一句废话都不敢说,大佬就是大佬。哪怕虎落平阳,也没人会想不开,自找不痛快。

宴饮活动进行的很顺畅,至于州内的一些事宜,以及朝堂上的一些事情,大家也不过简单的提及了两嘴。主要还是围绕着王言来说话的,聊着风花雪月,吹捧着王言多牛逼。

并没有直接的为难,因为还没到办事儿的时候。大家只是想要先把王言这个十九岁的状元公上官给高高的捧起来,以后不管是让他背锅,还是糊弄工作,都比较好拿捏。

这帮老油条的用心,那是相当险恶。

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没有人会心甘情愿的,对一个初来乍到的上官服软,服从命令听指挥。何况都有着自己的立场,自己的利益,乃至于代表的利益团体。哪怕是范仲淹在这里,说话也不一定就是全部好使。大家都只会是恭敬的接受范仲淹的指示,但是到了执行的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